IMF的特別提款權,其實不值很多錢,但中共現在還得不到。圖為IMF位於美國華盛頓的總部。(Getty Images)

文 _ 謝田 _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



中國經濟陷入深重危機、金融一片亂象之際,中共官方在密切關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這個月關於特別提款權(SDR)的討論。今年(2015年)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SDR貨幣的定值每五年一次評估的時刻,今年的評估又加入了對中國的人民幣加入SDR的討論。五月,IMF理事會將對此進行初步討論,討論的最終結果,將於今年11月揭曉。

中共對「人民幣」期望,可用兩個成語比喻,「扶不起的阿斗」和「恨鐵不成鋼」。中國的經濟規模,好歹成了世界老二,但這個數字對內糊弄糊弄百姓、粉飾太平、為政權塗脂抹粉還可以,對外則底氣不足,沒有那麼多信心。上星期參加卡特中心一個中國問題研討會,幾個西方專家屢次提及的話題,就是中共為什麼非常「不自信」,對自己非常「沒信心」。單純的老美認為,中國經濟大幅增長,軍事上也舞刀弄槍的,為什麼還那麼憂心忡忡、心神不安?

人民幣是「扶不起的阿斗」,是因為中共既不敢放開對人民幣的控制,也不敢讓人民幣在國際上自由流通。人民幣的國際化,是中共想做但又不敢做的事。中國經濟的規模也許超過了日本,更可能早就超過了英國,但人民幣的國際地位則遠遠不如日元,更遠不及英鎊。對人民幣「恨鐵不成鋼」,也是同樣的原因。想讓「阿斗」硬朗一些,為自己長長臉,在中共看來,IMF的特別提款權可能是個快捷方式。

IMF特別提款權(SDR)究竟是個什麼寶貝呢?所謂的特別提款權(Special Drawing Rights,SDR),是IMF於1969年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。實際上,它更接近與西方的銀行對企業和個人提供的信用額度(Line of Credit)。SDR的用處是,它是IMF分配給會員國的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力。會員國的國際收支出現逆差時,可用SDR向基金組織指定的其他會員國換取外匯,以償付逆差。它還可與黃金一樣充當國際儲備,所以有「紙黃金」之稱。但說到底,它只是一種記帳單位,不是真正的貨幣,使用時也必須先換成其他貨幣才能用。它僅僅是一種權力,不能直接用於貿易支付。它被稱為「特別提款權」(SDR),是因為IMF成員還有一般性的「普通提款權」(General Drawing Rights,GDR)。SDR呢,是GDR的一種補充。

本來,中國作為IMF的成員國,已在IMF裡有自己的份額,並且份額也在持續增加。所以,正如IMF總裁拉加德所說,IMF和中國一樣有興趣將人民幣納入IMF儲備貨幣的籃子。這不是個是否納入的問題,而是何時納入的問題。但阻礙人民幣加入SDR的最大障礙,是人民幣尚未完全實現可「自由兌換」。

IMF協議的條款中,要求SDR貨幣「在國際交易中廣泛使用」,「在外匯市場上廣泛交易」。對這個要求怎麼解釋,一直有些爭議。親中共的人辯解說「自由使用」不等同於「自由兌換」,所以IMF應適當放寬要求。的確,「自由使用」不等於「自由兌換」,但如不能真正的「自由兌換」,又怎麼可能真正的「自由使用」呢?

美國在IMF的議題上擁有一票否決權,而美國政府的態度也非常明確。美國財政部長雅各布‧盧表示,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的時間不需要談,強調IMF的標準必須達到。「雖然人民幣自由化已經取得進展,但仍需進一步自由化和改革」。美方要求中共完成人民幣自由化的進程,包括資本帳戶自由化、匯率機制市場化、利率自由化,及強化金融監管。

日本的立場,與美國一致。但英國對人民幣納入SDR持支持態度,這是英國人的狡猾之處,因為倫敦在爭取做為人民幣離岸交易的中心,而不願放過任何增強倫敦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舉措。
在籌建亞投行(AIIB)的問題上,英國也拋棄了盟友美國,率先宣布加入中共主導的亞投行。

人民幣如果納入IMF的SDR,對中共至少有三個好處。第一,因為SDR在政治上的象徵性意義,它有助於增加中共政權的合法性;第二,符合SDR而對資本項目放寬,會有利於深化中國的金融改革;第三,SDR的正面形象,有利於吸引更多的外國投資。所以,中共國務院總理和央行行長近來多次表示中國加入SDR的「願景」。中共央行行長更表示,中國爭取年內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。

IMF要求加入SDR貨幣籃子的貨幣符合兩個標準:一是這個國家在全球貿易中有足夠影響力;二是貨幣在國際交易中可以自由使用。中國符合第一個標準,但不符合第二個標準。中共歷來的做法,是人為的操控人民幣的幣值,操縱匯率,以此獲取貿易優勢。基於貿易優勢獲得的順差,使中共得以大量囤積外匯儲備,現在已達到3萬多億美元。

中共怎麼可能放棄對人民幣的控制呢?放鬆對人民幣的控制,就是放鬆對金融的控制,也就放棄了對中國經濟的控制,實際上也就宣布了放棄對政權的控制。這是中共萬萬不會做到的。

滑稽的是,中共一直在明裡、暗裡攻擊以美國為首的世界經濟、貿易和金融體系,並試圖改變這個體系,甚至不惜另起爐灶、自立山頭。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亞投行,就是最新的一例。但SDR本身,本來就是要用以支持布雷頓森林體系(Bretton Woods)的固定匯率制度的。中共要積極加入SDR,其實是支持布雷頓森林體系,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。

但SDR說白了,其實沒有那麼大的意義,中國在囤積了那麼多外匯儲備之後,也不特別需要SDR的額外資金,來填補貿易的逆差。中國的國際貿易,大部分時間是順差。所以呢,IMF的SDR對中國來說,只是個國際面子工程,不是很值錢。

美國堅持在SDR問題上中共必須達標,這對中共來說是一個難題,但其實對中國的老百姓和中小型企業、私人企業,是大有好處的。因為,一旦人民幣在美國和外界的壓力下,中共不得不逐漸予以開放,人民幣的匯率和利率由市場決定,人民幣又可以自由兌換,真正受益的,會是中國的普通百姓;利益受損的,只是中國的特權階層。所以說,在SDR的問題上,美國其實又幫了中國百姓一把。


本文轉自429期【新紀元週刊】「商管智慧」欄目:http://q228.cdf.suroot.com/pk/index.php?url=1E1K12...

J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