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奴嬌  赤壁懷古  蘇軾


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。

故壘西邊,人道是,三國周郎赤壁。

亂石崩雲,驚濤裂岸,捲起千堆雪;江山如畫,一時多少豪傑。

遙想公瑾當年,小喬初嫁了,雄姿英發,羽扇綸巾,談笑間,強虜灰飛煙滅。

故國神遊,多情應笑我,早生華髪。

人生如夢,一尊還酹江月。






【譯文】

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。

長江朝東流去,千百年來,所有才華橫溢的英雄豪傑,都被長江滾滾的波浪沖洗掉了。

故壘西邊,人道是:三國周郎赤壁。

那舊營壘的西邊,人們說:那是三國時周郎大破曹兵的赤壁。

亂石穿空,驚濤拍岸,捲起千堆雪。

陡峭不平的石壁插入天空,驚人的巨浪拍打著江岸,捲起千堆雪似的層層浪花。

江山如畫,一時多少豪傑。

祖國的江山啊,那一時期該有多少英雄豪傑!





遙想公瑾當年,小喬初嫁了,雄姿英發。

遙想當年周公瑾,小喬剛剛嫁了過來,周公瑾姿態雄峻。

羽扇綸巾,談笑間,檣櫓灰飛煙滅。

手裡拿著羽毛扇,頭上戴著青絲帛的頭巾,談笑之間,曹操的無數戰船在濃煙烈火中燒成灰燼。

故國神遊,多情應笑我,早生華髮。

神遊於故國(三國)戰場,該笑我太多愁善感了,以致過早地生出白髮。

人生如夢,一尊還酹江月。

人的一生就像做了一場大夢,還是把一杯酒獻給江上的明月,和我同飲共醉吧!






 

Posted by elax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